对话应宜伦:与这个荒诞的世界聊聊天——车云网《创客》
2014/04/11
BY 车云网《创客》
9082

安瑞索思&博泰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应宜伦

“今天我们主要聊点‘接地气儿’的话题。”我开门见山。

这并不是我与应宜伦的第一次见面,前几次的经验提醒我,如果没有充分准备,那么与他聊业务,将会是件很“吃力”的事情。语速飞快,思维缜密,时不时蹦出几个专业词汇,夹杂几个英文单词,跟上他的节奏,很难。

1月10日下午两点,北京东二环外的一间小咖啡屋,借着幽香拿铁与克莱德曼秋日私语的混搭,我试图换一种视角,和他聊聊人生,谈谈理想,透过往昔的点滴记忆,窥探这个男人的内心世界。

车云网=C 应宜伦=Y

C:有人说您是天才。

Y:谢谢,身边很多人都觉得有时跟上我的思维速度挺难。

C:但是您只有高中学历。

Y:对,我是高中毕业,两次大学都没有上完。我父母都是大学生,家里还有三个姐姐,他们都希望我能上大学。但是,我父母从小对我的教育挺好,还是希望我能发展自我个性,并不是一定要按照规则。

C:为什么会退学?

Y:一眼就看得见自己的未来,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C:现在来看,后悔吗?

Y:我们公司现在有很多的MBA、博士。比较来看,他们的思维相对受禁锢,他们会觉得这件事不能这样做,但是创新则需要更加“疯狂”。

C:您干过最“疯狂”的事情是什么?

Y:高中那会,在学校调皮捣蛋,打架闹事,经常会受一些处分。有一次不小心把房子搞失火了,整个平房全部烧起来,公安局找我们,我们就一起串口供。

C:这么说来,您从小就是个“另类份子”,展现出和别人不同的地方。

Y:在我更小的时候,应该是4岁。那会从爸爸学校里偷PC1500计算机,计算地球到月球的距离,算了一个暑假,算出来了。那会特别想获诺贝尔奖。五年级的时候,我们做气垫船,要装四个螺旋桨,为了让船有更好的方向性,我研究了很久。
C:您的初恋是什么时候?

Y:高三吧,哈哈,也不算太早。

C:第一次创业是什么时候?退学之后就开始了吗?

Y:应该是到1994年,那会和朋友合开了一家公司,叫“自然之旅”,做户外摄影的,那时候很多杂志的封面、报纸投稿基本都是我们来做。记得是到1996年的时候,公司账户上就有了500多万存款,那会算天文数字了。

C:为什么会选择摄影?

Y:摄影是很吸引人的事情,在胶片时代,每一次按下快门,背后都是未知数。广角、中焦、长焦,光圈1.2的到32,变化如此之大,人物眼神里的信息,画面构图,这些都非常美妙。如果说童年给我带来的是一种开放的个性,那么摄影给我带来的是观察世界的另一种视角。

C:2001年创建安瑞索思的时候,最困难的阶段还记得吗?

Y:那会我一个人从南京到上海,向朋友借了6万块钱,在衡山路9号租租了间房,2000块每月。当时我们的办公用品都是买二手货,二手电脑、二手电话、二手打印机,就连对面工地里工人用来刷油漆垫脚的桌子,我们也拿回来,铺上格子布充当临时办公桌。最困难的时候,我拿着最爱的胶片相机去典当行,在路上一边走着,眼泪一边就下来了,像是在卖老婆。

C:现在的安瑞索思已经今非昔比。相比之下,大家似乎更关心博泰,当初考虑做博泰,除了看好车联网产业之外,还有什么因素?

Y:确实,安瑞索思第一年的时候营收72万,去年已经达到了12亿,不断在往上走。话说回来,做博泰其实和安瑞索思也有很大关系。因为在2008年,我们丢掉了上海大众这个大客户,当时他们占到整个安瑞索思业务的一半,所以那一年我们的收入腰斩了,但也正是这个契机,让我们开始业务转型。所以说,2009年做博泰也是被逼出来的,我们得给上海大众烧三柱高香。

C:我看你们公司有很多倒计时牌,博泰近期是不是要推出什么更有意思的产品?

Y:这个暂时保密,先和你分享一点吧。咱们的下一代产品语音识别能力会非常惊人,比如说四个人在车内说话,系统会自动识别你一个人的声音,不用担心干扰。到时候,声音就会是你的密码。好的产品自己会说话,当你的产品价格像小米一样便宜,体验又像iPhone一样优质,那客户自然就来了。

C:博泰最初的几年都在亏损,安瑞索思的元老有没有觉得不公平?这其实是一种反哺。

Y:有的,在前几年中,确实有人觉得安瑞索思拿这么多钱出来反哺博泰,好玩的事情都给他们干了。但事实上,一个企业就需要这么两批人撑着,一个是感性,一个是理性,一个仰望星空,一个低头看路。我们要把传统业务做得越来越扎实,另外还有一小批团队则把公司竞争力往上带。

C:在您眼中,创新意味着什么?

Y:我认为创新首先是个逻辑性题目,而不是个感性的题目。创新不是拍脑袋想,中国缺的是实干家,1%的idea需要99%的执行来保障。我想出的创意,70%都是挑战,那么它怎么解决?这时候团队就很重要,他们要有这个热情,才可能把当中的一个问题解决掉。有时候,工程师们会觉得我疯了,有些想法不可思议,但最终还是落实了很多。

C:怎么又聊到业务上了,平常闲暇时,您都有什么爱好?

Y:我没什么特别的爱好,让我最开心的事情,应该就是泡壶茶,一个人思考吧,我现在每天要花五分之二的时间用来静思。出差的话能推就推,实在推不掉,我去了也是找个地方一坐,想想公司未来的事情。

C:做公司这么久,有没有记忆中做错过的事情?印象很深的。

Y:错的事情多了。比如说在上海创业初期,对团队要求太严了,太喜欢用自己的情商调取他们的潜能,实际上在榨取他们的剩余价值,最后导致创意团队的集体离职。

另外我年轻的时候也虚荣,到五星级酒店免单很有面子,开很好的车觉得自己很牛,出去带两个美女感觉自己很酷。不管是用文绉绉的方式,还是暴发户的方式,都是虚荣的表现。现在,看透了许多。

C:有点看透人生的味道。

Y:我时常会想,人为什么要活着?活着拥有的一切又代表什么?你认为很伟大的东西,你拥有AMG、豪宅,其实什么都不是。我们每天活在惯性里,看微博、微信、被社会裹挟,有时候想想,这个世界其实也蛮没有意思的。

我希望,在临死前的5分钟回想人生,能够对得起所有人、社会、自然,更对得起自己的经历。
业务联系

填写此表格即表示您同意博泰就此咨询与您取得联系。

业务合作描述


通过提交此表格,表示您同意博泰根据博泰隐私声明,
收集和使用您的个人信息,同时表示您同意博泰就此咨询与您取得联系。

联系我们 了解详细
选择语言
为了更好的体验,请使用竖屏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