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子计划企业之博泰悦臻 – 中国车联网产业领航者
2014/05/23
BY PATEO
4303

博泰悦臻–中国车联网产业领航者


种子计划企业需求:


企业员工平均年龄:30岁,其中85后占比40%。


企业文化:开发好奇,求真务实,团结合作,健康生活。


对种子选手的要求:沟通能力强,善于同各个部门打交道;求知欲强,喜欢钻研,尤其对陌生领域有好奇心和尊严精神;乐观开朗,做事踏实,切忌眼高手低,好高骛远;聆听能力和理解能力强,善于学习和领会新的事物;动手能力和执行能力强,乐于花时间去研究、沟通和落地;好奇心强,乐于接受挑战,并发自内心的热爱和全身心投入;理工科专业优先,如计算机,工业设计,工商管理等。



给种子选手的收获:


CEO见习助理:现代的CEO要有极强的产品能力和洞察未来的能力,对未来、行业、产品、用户体验的极致追求,会让实习生用全新视角理解企业和领袖是怎么修炼成功的;


项目助理:项目管理是产品落地实现和交付的重中之重,是搭载理想和现实之间的桥梁,现代的项目管理要求交付时间短,质量好,成本低,用户体验佳(TQC+U)。实习生可以体验怎样在有限的时间内快速低成本的交付高质量体验佳的产品。


实习地点:上海总部


企业简介:

上海博泰悦臻电子设备制造有限公司(http://www.pateo.com.cn/)主要从事车载智能终端和相关服务平台的研发和系统集成,以及产品与服务的销售,是国内最大前装车联网解决方案公司。


公司成立于2009年,拥有超过400名员工,包括300多名资深研发人员,致力于整合-发现-定位消费者需求到为消费者创造需求.是一家致力于打造、整合车载、互联网、手机三个部分的以汽车生活服务为核心的跨平台体系。


企业拥有包含优异的人机交互性用户体验设计、自主研发的操作系统和基于云计算的网络应用等400多项知识产权。公司拥有母品牌PATEO(博泰),以及四个子品牌,分别为智游(以导航为主的智能车载终端)、智脑(有智能分析和挖掘的数据库和神经系统)、智网(以提供各种内容和应用的智能网络服务平台)以及智仆(以CRM与呼叫中心为主的后端的服务体系)。



企业DNA:创新Innovation、集成Integrated、智能Intelligent


博泰悦臻首席执行官应宜伦


CEO寄语:保持初心。


CEO简介:


生于七十年代的应宜伦,于2001年创立安瑞索思(中国)有限公司,带领团队获奖无数,2005年起受清华大学等机构之邀,出任多家学府客座教授,是多媒体行业协会副会长,更是中国教育部唯一认可的全职全经理从商的硕士生导师。盛名之下,应宜伦坚持“君子不为器”,更笑言在数字营销时代:“我们这行的人总是把自己当成个人物。”凭着七十年代人独有的冷静与活力,圈内摸爬滚打已经10年有余的“广告人”早已踏入了一个更大的舞台---车载智能语音系统,并且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现在已有拥有600名员工的博泰于2009年诞生,这是一家从事智能化车载信息服务系统开发和服务的公司,而创始人同样是应宜伦。


应宜伦先生坚信互动将改变商业模式,在其深深热爱的汽车产业中,他带领着安瑞索思洞察消费者的需求,通过互动营销、移动广告、CRM、呼叫中心等业务提升品牌力为车厂提供“品牌力”的提升;通过电子商务、汽车电话销售等方式帮助客户提升“销售力”;同时应宜伦基于对智能化的执着追求,通过帮助客户开发智能化车载产品,带给消费者真正意义的车联网智能化生活,代表产品:Inkanet、Ivoka;通过24小时全天候、一键呼叫、紧急安防救缓、周边生活、社区交友等全方位服务,让汽车生活更加方便。如今的博泰PATEO在应宜伦的领导下,成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国家知识产权局双软认定企业,863项目组成员,重点专利战略专项试点企业,企业获600多项知识产权,50余项软件著作权及商标注册权,直接参与10余项汽车信息化国家标准制定并主导制定多项行业标准。


应宜伦的微博介绍中有一句话可以解释他获得的成绩和持续的激情:一个热爱汽车产品和品牌的人。他坚持好奇开放求真务实,领导着安瑞索思和博泰稳步前进。



CEO故事:


君子不器,智者乘时 ——摘自车云网专访


一、拒绝被驯服


两度退学,两度创业。智者乘时,人要活在未来,但不能看见未来。


“我只有高中学历,这点没必要避讳。”


2014年1月10日,在北京东二环外的一家咖啡屋里,应宜伦在说起自己的教育背景时,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


严格意义上说,应宜伦上过两次大学,但又两次辍学。在90年初那个千万人挤独木桥的年代,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与河海大学先后两次为他敞开过校门,但他在学校待的时间加起来不超过两个月。


至于为什么退学,应宜伦的回答很简单:害怕看得见自己的未来。


应宜伦至今还清楚的记得:那会在学校里,不少同学希望毕业找个“铁饭碗”,国企事业编,他却依旧保持内心的执念。在他看来,创新需要的是空间和想象,而大学的系统化教育会让人的思维社会化,僵化。后来,在清华大学做客座教授时,应宜伦会时常说起自己辍学的那段经历。


应宜伦有两个“孩子”,大的叫安瑞索思,13岁;小的叫博泰,6岁。如今,这两个孩子为应宜伦带来了过亿的财富,同时也寄托着应宜伦改造世界的梦想。


2001年,应宜伦第一次独立创业。那会,他怀揣着借来的6万块钱,从老家南京只身来到上海,在衡山路9号租下了一个最便宜的房间作为办公室,2000块每月。为了节省开支,办公室里的一切办公用品能买二手,绝不买新的,二手电脑、二手电话、二手打印机……难以想象的是,当时对面工地里工人用来刷油漆垫脚的桌子,也被应宜伦拿回来,铺上格子布充当临时办公桌。

最缺钱的时候,应宜伦甚至拿着自己最心爱的胶片相机去典当行。“在路上一边走着,眼泪一边就下来了,像是在卖老婆。”

他每天把自己锁在办公室里,几天几夜的不出门,思考如何拓展业务,附近可以送餐的永和豆浆成了他“最亲密的伙伴”。这一切的付出,只是为了完成心中的一个梦想,打造中国第一家互联网广告公司。他说智者贵在乘时,必须抓住机会。


一年之后,安瑞索思成立。10年之后,虽被业界贴上“广告大佬”、“本土数字广告第一人”等闪亮标签,但已过不惑之年的应宜伦,始终保持着两个习惯:一是作息时间,早晨9点起床,凌晨3点睡觉,雷打不动;二是思考方式,一支笔,一张纸,他将一天五分之二的时间用来冥想和静思,想到什么就及时记下、画下来。


这种勤奋和自律,非一般人能及。


二、不做生意人


他总是不断给自己提问,只想走得更远。所谓君子不器。


应宜伦的前半生充满争议,很多人不止一次对他说:“你这样做不行。”例如当初两度退学。15年后,当应宜伦一头扎进一个名为车联网的圈子时,这种声音再度响起。


2009年,应宜伦创建了博泰。他的初衷很简单,赶在行业之前,尽早踏入车联网领域,为用户打造全新的行车体验。不过,打造智能车载终端颇为复杂,不仅涉及与芯片、集成电路、操作系统、应用软件、呼叫中心等多个方面,还需要得到车厂的支持,而传统制造业思维与互联网思维的鸿沟又并非一星半点。


应宜伦顶住压力,选择尝试。为了筹资,他甚至卖掉了位于上海的几处房产,用他自己的话说:“做好了倾家荡产的准备,一旦不成功,就回家过4000块一个月的日子。”


身边的人说,应宜伦是一个危机感很强的人,每天绝大多数时间,都会用来思考未来,他总是不断给自己提问,然后去想解决办法。在应宜伦的笔记本上,各种逻辑图、信息点纵横交织,他会拿着笔记找到工程师,逐条讨论可操作性。在公司内部,员工们常常会觉得老板“疯了”,因为提出的很多方案构想在他们看来完全不可能实现。


“想法有多远,就能走多远。”每当这种时候,应宜伦就会这样告诉员工,然后陪着大家一起加班赶工。


应宜伦信佛,每当事业的重要转型期,他都相信信仰会为自己带来好运。2008年,不甘走自主品牌低价路线的上汽投资4000万,悄然启动了一项名为“inkaNet”的项目,应宜伦提出的自主品牌信息化战略和上汽对互联网的亲睐不谋而合,博泰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上汽指定的供应商。


应宜伦回忆,那会大家都看不清未来,“车联网”和“3G”概念根本不存在,只知道自主品牌只有率先拥抱互联网才有戏。少有人知的是,“inkaNet1.0”的规划雏形正是出自应宜伦之手,那会inkaNet有个很“傻”的名字:E-Radio。


两年之后,2010年3月17日,第一辆搭载着博泰研发的“inkaNet”系统的荣威350车型在南京下线。如今“inkaNet”已升级到3.0版本,第四代也将在今年推出。而博泰的前装客户,也已经由上汽一家,扩展到沃尔沃、东风标致、DS和北京汽车等。应宜伦认为,2014年,车联网行业将进入全新发展周期,游戏规则也将被重新制定。


在助理Jessie眼中,老板最大的爱好就是“看手机”。他的微信朋友圈里,分享的内容大多和前沿尖端沾边,却很少关于商业。虽然身为两家大型公司的CEO,应宜伦并不喜欢将自己定义为商人,他信奉孔子说的“君子不器”,认为人不能囿于一技之长,不能只求物质致富,而是要通观全局、成为合格的领导者。


所以,为了和钱尽可能撇开关系,应宜伦会尽量减少参加公司财务会议。博泰自成立以来已连续三年亏损,每年单单研发费用就要扔出去1.7亿,但应宜伦却很洒脱,他更愿意将自己的行为看做一种兴趣,而非一门生意。


三、生来叛变


抽烟、打架、串口供、挡子弹、玩火……你很难想象在这个孩子心中,也住着一个诺贝尔奖的梦。


去年12月,车云网在Tesla中国展厅举行的首次“重新创造汽车”主题沙龙中,应宜伦作为嘉宾被邀请,坐在他身边的是媒体大咖何力与吴伯凡。当其他嘉宾都齐声为Tesla点赞时,应宜伦却公开指责Tesla用户体验不佳,搞的坐在一边的时任Tesla中国区总经理郑顺景很是尴尬,主持人任建琼不停救场。


应宜伦并非故意唱反调,而是性格使然,他并不认为Tesla17寸显示屏就是最完美的。应宜伦在公司的另一个身份是“首席测试官”,为了研究Tesla的车载系统,他专门订购了一台ModelS,准备供工程师研发使用。闲暇时,应宜伦会亲自测试配置MMI系统的奥迪S8。他把这种不爱循规蹈矩的“反叛”归结于少年的成长经历。


应宜伦从小就喜欢发明创造,父亲在大学的建筑实验室为他提供了充足的“原材料”,泡沫、橡皮泥、粘胶串联起应宜伦儿时的大多数记忆。四岁时,应宜伦就开始动手做船模、计算地球到月球的距离,玩一些同龄人不会触及的游戏。在这个孩子心中,甚至住着一个诺贝尔奖的梦。


因为是家里唯一的男孩,父母从小就对应宜伦关爱有加,他们为应宜伦营造出一个非常宽松自由的成长环境:社会规则并不重要,关键是你喜欢做什么。1992年大学退学那年,父母也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尊重你的选择。


宽松的应试教育模式同时还给应宜伦带来了一段“似火”的青春期。高中时代的应宜伦结实了一帮兄弟,家里有背景的孩子欺负小同学,他们打抱不平;觉得老师说的不对,他们集体和老师“对抗”;班会时要播处分通知,他们提前拉掉电闸;有一次玩火玩大,他们还把间平房点着了。


一起抽烟、一起打架、一起串口供、一起挡子弹……虽然现在回忆起来是年少不羁、叛逆轻狂,但应宜伦却是在那时候第一次知道“TeamWork”的重要性。虽然看着高中毕业照自嘲一脸痞气,但应宜伦也深知,那段最快乐的日子再也回不去了。


现在回忆起来,应宜伦觉得童年的那段时光至少带给了他两点:第一,天马行空的思维;第二,敢作敢为的精神。而这两点,现在看来恰好奠定了他的创业基础。


四、戒浮夸,自归零


经历一年的乡间徒步、消耗了5000卷胶卷之后,应宜伦怅然若失:自己可能不应该像现在这样活着。


严格意义上,成立安瑞索思并不算应宜伦的第一次创业。因为早在1994年,应宜伦就曾和朋友合开过公司。


“那是一家做摄影的公司,名叫‘自然知旅’,九几年时在南京非常出名。”说起这一段时,应宜伦显得非常兴奋。彼时,应宜伦对胶片摄影有着一股疯狂的迷恋劲儿,透过小小的取景器,广角、中焦、长焦呈现的世界是不一样的。按他的话说:你并不知道按下快门之后会呈现出什么。


直到现在,应宜伦都非常怀念那段背着美能达X700拍纪实、拍自然、拍美女的日子。如果说童年时期给了他开放的个性,那么摄影阶段的应宜伦则收获了观察世界的另一种视角,并让自己学会和孤独相处。


曾经有一次,为宣传吴越文化,江苏省政府给了应宜伦一个项目,拍摄画册。应宜伦住在苏州最好的酒店、可以调用包括直升机在内的所有资源。但是,在经历一年的乡间徒步、消耗了5000卷胶卷之后,他却怅然若失,觉得自己可能不应该像现在这样活着。


应宜伦清楚的记得,那会曾经找到南宋时期的一个“宰相镇”,彼时这里全是高级官员,但随着时空穿越,当年的繁华市井和显赫身世如今只能在几块残破的砖瓦上得到映射。几种思维冲击、几块平行空间让他觉得:“其实人生所有成功辉煌,也蛮没意思的。”


在此之前,因为工作环境,应宜伦每天都会在在媒体、聚光灯、美女、啤酒的簇拥下,很High的生活。公司发展也很顺利,不到两年时间,几个人的账户上就有了超过500万元存款,这在1996年的时候是个天文数字。年轻气盛,浮夸和喧哗占满了应宜伦的双眼。他也承认,以前的自己很虚荣。


但经历了那场时空洗涤后,应宜伦开始觉得:有时候世人的眼光太局限,只活在一个很狭隘的价值空间里。想想人生也不过沧海一粟,做点有意义的事情或许不枉此生。


有人说摄影是最孤独的爱好,但恰恰是这份孤独,让应宜伦找到方向。采访时,应宜伦告诉我:“他希望在生命终了前的五分钟回忆起来,会觉得自己的生命为家人和社会留下了些许意义,而非仅仅是成功的人。”


应宜伦时常反思,被快节奏的信息与科技裹挟着前行的人们,是否幸福?他开始怀念小时候:捉知了、养蚕、无忧无虑。工作之余,他会晒晒爸爸的书法、妈妈的家常菜。在加法之后,应宜伦开始为自己的生活做减法。


应宜伦最近的微信朋友圈里,分享着一首小诗:


《从前,很慢》。


“从前的日子很慢,车,马,邮件都慢,一个问候,要等上好多天;从前的日子很慢,很暖,裹在淡淡的烟火里,日日年年。其实想想,做个中庸的人也不错,你说慢节奏的生活好,我附和着。你说的生活刺激,我也赞同。就像小公寓精致,大宅奢阔,各有千秋,实难分好坏。”


很有嚼头的文字,像极了应宜伦这个人。


业务联系

填写此表格即表示您同意博泰就此咨询与您取得联系。

业务合作描述


通过提交此表格,表示您同意博泰根据博泰隐私声明,
收集和使用您的个人信息,同时表示您同意博泰就此咨询与您取得联系。

联系我们 了解详细
选择语言
为了更好的体验,请使用竖屏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