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lish

沃尔沃中国前董事长沈晖:我为何放弃英菲尼迪去博泰

沈晖是中国汽车制造业的传奇人物,出生成长于中国,游学于欧美,在美国公司成长为世界500强最年轻的华人高管,之后又转战菲亚特和沃尔沃两家欧洲汽车公司。

2014年底,沈晖辞去沃尔沃中国董事长职位的时候,原本有着担任英菲尼迪全球总裁的机会,但他似乎有些厌倦了“高级打工仔”的生涯,决定加入一家互联网公司的创业项目。

当然,还是跟汽车有关,这次沈晖要玩的是“智能汽车”。

日前,在上海徐家汇美罗大厦19楼的办公室中,沈晖向一猫汽车网袒露心声,首次详解自己过去20年4次跳槽的心路历程。

  

放弃英菲尼迪全球总裁的机会

沈晖和博泰董事长应宜伦认识多年,但加盟博泰的决心,是被英菲尼迪的猎头激发的。

2014年7月,约翰-德-尼琛辞去英菲尼迪全球总裁的职务。当年10月,猎头找到沈晖,问他是否有意向加盟。据猎头所说,英菲尼迪全球总部的团队有一半是日本人,一半是欧洲人;全球总裁的汇报对象是日本人。这种结构导致了公司内部文化冲突较大,内部沟通不是很顺畅,因此日产对猎头的要求是:3个最终面试名单中必须有一个亚洲人。

 沈晖的突出优势是本身中国人,有长期欧美游学和欧美汽车公司担任高管的经验,尤其是在沃尔沃中国的时候,对于处理欧亚文化差异很有一套办法。

最终沈晖进入了最后面试的两人名单,但这个时候,沈晖内心不安分的因素开始作怪。

我从1994年学校硕士毕业,打工打了二十年。我问自己,好像看上去又升上去一级两级,但是实际上只是换一个平台工作而已,还是一个很庞大的体系里面的小分子。在那里整天开会协调,沟通,弄啊弄,真的不是那么有吸引力。”沈晖说。

  

这或许与他读书时代的经历有关,21岁大学毕业之后,沈晖就到美国加州读书。当时加州的互联网氛围已经兴起,多数同学都加入新兴的互联网公司,只有沈晖加入了传统汽车行业,自此过上“穿西装打领带戴手表”的生活,被同学们屡屡取笑。因为加州没有人动不动“打个领带,穿个西装”,加州的互联网人“从来不戴手表,穿衣服很随意”。

其实这并不是哪一家公司的问题,而是整个汽车行业都偏传统。

但这些事情还是引起沈晖的思考,一方面应宜伦想造智能汽车的想法,另一方面沈晖问自己是换个平台打工,还是跳出来进入到互联网这个风起云涌的这个环境中?

沈晖和应宜伦的缘分

  

沈晖和应宜伦的成长背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两人的父母都是上海知识分子,两人都是出生在上海、在外地长大(应宜伦在南京,沈晖在广州)。不同的是沈晖的职业生涯集中在跨国公司,应宜伦则很早开始创业,他们的缘分直到2010年才开始。

2010年沈晖去底特律参加北美车展,当地一个华人猎头正在做德尔福全球技术委员会的项目,德尔福需要一个对创新技术特别是互联网的创新技术很了解的中国人,猎头说“找到一个很好的人,但他工作很忙没时间弄”,这个人就是应宜伦。 

回国后,沈晖找到了应宜伦,说来凑巧,博泰那时已是吉利和沃尔沃的供应商。数次见面之后,沈晖对应宜伦的认识是:一个很极客的人,很互联网的人,跟我们传统汽车人是很不一样的一个人。

应宜伦是天生的演说家,沈晖戏称两人的每次相会都是应宜伦对他的一次“洗脑”。沈晖虽然一直在跨国企业工作,但一直有一颗不安分的心,在应宜伦不断地“忽悠”之下,沈晖的想象力也逐步被激发。

“Ken(应宜伦)说他从很多年前就创业,说创业累很辛苦,担子也很重,但是心态很好,毕竟是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他一直激发我,邀请我跟他一起来把这个智能汽车的造车梦实现。”沈晖说。

在传统汽车行业浸淫20年,沈晖想得最多的是如何突破既有的生态环境和业务模式。车联网、物联网近年的兴起已经在改变传统制造业的基础,“趁着第四块屏还没有被人家占领,我们可以冲进去,把它做掉,那么我觉得这个的诱惑力是远远超过(在一家传统公司担任总裁)的。”

2014年底,沈晖间断性地在博泰坐班,通过这种方式了解博泰和团队。

4次跳槽别人都说是风险

  

过去20年,沈晖最主要的四段职业经历分别是TUX集团(后被伊顿集团收购)、博格华纳、菲亚特集团和吉利沃尔沃。每一次跳槽,都有朋友劝他别去,因为风险太大。 

2007年沈晖出任菲亚特中国副总裁,次年南京菲亚特关闭。菲亚特集团2007年利润大幅上升,但整体还未走出颓势。

“人家认为风险很大,但是(菲亚特)对我的吸引力是什么?因为它是欧洲公司,欧洲是全球汽车产业三极中重要的一个,我美国公司的经验够了,所以我要欧洲经验。”沈晖说道。

沈晖担任菲亚特中国区副总裁期间,推动了菲亚特发动机以及广汽菲亚特整车两个合资项目,后者成为菲亚特中国复兴的重要堡垒。

此后不久,李书福因沃尔沃项目找到沈晖,“不靠谱”的说法又传来了。

 一般来说,职业经理人如果在跨国企业做的好的话,只会继续往上走,而不是“往下”跳到民营企业。考虑到离开民营企业再次跳槽时的选择宽度和高度,职业经理人更不应该从跨国公司跳槽到民营企业。

另一方面,当时吉利才刚刚开始跟福特谈判,并没有签订任何签合同。但沈晖还是加入了吉利,并参与了和福特的主要收购谈判,最终答案如众人所知——有着80多年历史的欧洲豪华汽车公司成为了中国民营企业的全资子公司。

2009年沈晖出任沃尔沃中国董事长,其时沃尔沃刚刚收回代理权组建自己的销售公司,整个机构只有10多个人。2014年沈晖离开时,沃尔沃在中国建立起2个整车厂,一个发动机工厂和一个研发中心,员工总数增加到8000多人,2014年在华销量超过8万辆,同比增长32.8%。

每一次跳槽都会有人善意地劝告风险,但每一次沈晖都“一意孤行”,结果看沈晖每一次都获得了不错的成绩。

风口来了,但我们不是猪

  

应宜伦在业内有着“技术疯子”的美誉,在博泰集团内部,应宜伦就是最大的产品经理。前不久,应宜伦对外抛出了总投资超过200亿元的智能汽车项目,着眼于未来智能交通,打造出有别于传统汽车的智能汽车。



Copyright © 2014 PATEO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105068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676号

本站关键词: 上海博泰悦臻电子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博泰电子 博泰网络 博泰产品 车载信息 车载安防 车载智能 车载通信 前装车载系统 前装车载一体机 车载娱乐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天钥桥路30号19、20楼 电话:021-34184898